网络大电影劫:九成在亏 不赔太惨就是胜利(2

2017-09-05 00:33

  张涛最新的身份是造梦师影业的创始人。走进刚装的办公室时,他摘掉墨镜,花了一会时间整理窗帘,从窗帘间隙透进的阳光让他有些烦躁。

  成名后的这两年,张涛已经推了14部院线电影的邀约,他也有意识地把步伐放慢,从去年4月至今,他只拍了两部网大。

  《金三角大营救》是枪战动作片,《事件之坠龙事件》则主打科幻式的特工故事内核,两部新片均有别于让他成名的惊悚喜剧题材。

  喜欢《出山》系列的那波观众依然在。有粉丝在微博上问张涛为什么不拍续集了,张涛会跟他们解释说,“给我一个改变的机会,尝试一下最新的东西。”他觉得,这段时间的市场需要新鲜的元素,作为导演应当有这样的前瞻性。

  拍《出山》的时候,剧组就四十几个人,特效没钱做,好班底请不起,请的都是助理,做过制片人的张涛甚至在写剧本的时候就有意识规避掉需要花钱的地方。现在,他每拍一个片子都有一百二三十号人。两部新片的投资分别是700万和1000万元。

  1000万元花在了什么地方?张涛给我展示了《坠龙事件》的预告片。“拍摄14天,后期做了9个月,特效花了将近300万元,制景花了240万元,你看到的这条龙就做了5个多月。”他边看边说。

  “我想让观众知道,网大现在是这种质量,完全可以PK掉百分之七八十的院线电影。”这是张涛的野心。

  大有影业今年参与的30多部网大则是根据前期发行数据来进行题材选择,军事、丧尸、东北喜剧,文艺小清新、校园等类型都有尝试。

  视频网站平台现在开始鼓励大家做小众题材,比如女性向、科幻,或是电竞这种偏行业的题材。最近,爱奇艺在网站首页还推了一些少数民族、公益类的题材。贲放觉得,这种新鲜题材既是机会也是风险,因为“观众不一定会喜欢”。75%的网大用户还是18岁到24岁之间的男性用户,也就是所谓的小镇青年,喜欢看的类型还是篇男性向的。

  即使有资源推广,也不能播放量。贲放指了指一部播放量10万的电影,“10万也就分几千块钱,再怎么也不可能拿几千块钱拍片吧。”

  但小众也是不得已。网大市场已经群雄逐鹿,华谊兄弟、慈文传媒等传统影视机构也在介入这个市场,吴立素觉得要在夹缝中,必须要找到自己独特的市场定位。女性向和二次元是树莓影视的方向。虽然很多投资人不看好女性向,但在吴立素看来,女性的付费意愿应该更高于男性,从长远角度考虑,这个市场还是大有可为。树莓预备今年上线的《跨次元少女大作战》已经拿到了龙标,除了境内网络渠道,这部片子还打算在海外发行。

  “我可没说肯定不会赔。”当我问及千万投资的风险性,张涛嘿嘿一笑,他只是觉得,“如果我都没有信心做这件事,别人更没有”。

  他的新片是奔着两三千万的分账去的。“现在两三千万的分账不是什么难事。100万元投资挣了20万元也叫挣钱,但是这个片子从筹备到上线到回收,三个月分账开,半年就出去了,加上后期筹备可能一年就出去了,你这100万在这一年之内投个基金收益也在15%左右,那100万挣20万不叫盈利,只是没有赔钱而已。”张涛给我算了一笔账。

  目前来看,在对新类型的探索中,树莓影视也是有赚有赔。内核是90后创业故事的《房事百科》给公司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但去年上线的另一部戏就回成本。

  吴立素将失败的票房归咎于没有找准定位,不太符合市场化商业需求。一开始想的是走电影节,还原这个人群真实的生活。“而网络观众或许想看的是主角如何不劳而获一步登天的欣喜刺激,并不想看到真实生活是怎么样的苦楚。甚至有些观生等了六个月,等到免费了再观看。”吴立素对此有些懊恼,“你看一下同类型的影片票房其实都还不错”。但即使回本,吴立素觉得仍有机会,付费用户习惯正在逐渐养成并快速发展,用户类型和观影兴趣点也是再不断变化。“这其实就是投资,你的心态要好。挣的肯定比赔的快。”

  在发行总监王彤看来,无论如何变化,网大要抓住用户,还是需要“接点地气”。

  她了很多制片方,“将特别文艺的片名改得符合网大受众”,比如她曾花了很长时间一部片子改名为《痞子校花》,“B类项目,10天就回了120万”。

  越来越多人觉得,跟电影市场一样,网大市场也在趋于,在经历“蹭的一下垂直上升”之后,无论是投资方还是制片方现在都不再把它当作挣热钱的手段,而是回归到内容。这其实正如张涛所言,是“好事”。

  市场仍在调整之中。7月爱奇艺的分账出来后,很多人发现不再是头部项目吃掉整个盘子,最后一名和第一名在分账上的差距没那么大了。

  这会是行业的趋势吗?“但愿是。”贲放对界面创业记者说。在他看来,几部作品占了整个盘子的钱肯定不行,从底部到腰部,再到头部,这是一个很良性的发展态势,“断层会让更多人选择离场,只有越来越多的腰部内容得到红利,从业者才有信心。”

  今年4月,腾讯影业、新片场影业、爱奇艺等联合发布了“比翼新电影计划”,计划扶植培养10位青年导演,拍摄10部网络电影。5月,大有影业也发起了旨在挖掘网大潜力新人的“大有所为青年导演计划”。

  飘Home是一家位于朝阳区大望的快捷酒店,也是一个让全世界电影人啧啧称奇的“中国选角酒店”。过去一年,伴随着网大的火热,飘Home已经成为各种网络大电影剧组招募演员的天下,跑组的年轻人、收集简历的经纪人、选角试戏的导演副导演,各色演职人员在大厅里来来往往。但市场的传导效应来得很快——和曾经的热闹喧哗相比,如今的飘Home已经显得有些冷清。

  8月的一个下午,我走进飘Home的一楼大厅。和预想中的不同,在前台的通告栏里,只能看到《娱乐圈奇遇记》等寥寥几部网大的名字,密密麻麻贴满的几乎都是院线电影或电视剧的通告。张涛曾在这里为《出山》选角,那时还没有什么网大剧组入驻这里,在行业经历一年多疯狂生长后,飘Home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我在这里还是碰到了一个网大项目的出品人。项目第二天筹备,张盟除了待在酒店房间,还时不时地在走廊来回溜达,寻找合适的演员。

  网大刚兴盛的2014年,张盟就开始和朋友拍片,这几年陆续待过几个剧组,都在给别人打工。拍着拍着,他自己就开起了公司。张盟深知市场的变化,“去年是最火的,今年严了,成本大了,明星也进来了”。在他看来,一开始都是这样,沾点,沾点鬼怪,慢慢地,网大和院线电影间的界限日益模糊,网络只不过是一个发行渠道而已。

  “我们这个片儿和院线是一样的,完全按照院线电影的时长和规格来拍的。”最直观的表现是,以前十天写一个本,一个月拍出一部,现在这部片子从去年奥运会开始已经筹备一年了,光剧本就改动了很多次。

  张盟拍的是一部仙侠玄幻类的网大,这个类别也是他慎重考虑过后的选择。“现在涉及、教、的都要经过严格审核,仙侠玄幻看的不那么严,可以大开脑洞。”同时,仙侠玄幻影片还可以融入他热爱的中国元素。

  成本大了,拍网大也得请个咖。张盟的电影要在广西开机,为了贴合闽南文化和港式风格,剧组也请了几个过气演员。

  张盟以前是做服装的,后来也拍过卫视台的古玩节目。他觉得,虽然现在规则越来越多,网大还是让很多原本没有机会进入电影行业的人找到了成名的机会,无论是导演,还是演员。

  我们谈话间,一个来试戏的漂亮女孩走了过来。6月毕业,她7月就来到了。她竭力对张盟解释自己没整过容,“双眼皮是我妈给我的,我有三层眼皮,手术哪能割出三层来”。

  “现在天凉了,是开机的旺季,好多演员都已经进组了。”张盟告诉界面创业记者。

  导演张涛也开始为自己的新公司招募编剧和导演。“融了一笔钱,也得想想怎么花出去。”他新招了一个执行编剧,目前在写一个西游题材的剧本。

  在造梦师影业的招聘海报上,张涛写道,“我不需要你任何学历,只要你爱电影肯努力,我来为你的梦想买单。那些拿着项目找不到资金的,来找我,我不需要你多么华丽的策划案,只要一纸大纲,我来负责让它生产盈利。”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